近日,高新区白马涧龙池景区内又发现了一处明代摩崖石刻。10月25日,高新区文化体育和旅游局副局长夏剑华带领高新区地方文化研究会相关成员对新发现的这处摩崖石刻进行了现场勘验,初步判断出石刻的题刻年代与作者。
    记者跟随考察队一行深入摩崖石刻所在的白马涧龙池景区石臼坞山顶。经过一段蜿蜒山路,在山脊处发现了一块长约3米、高4米的光滑大石,周围密林环绕,藤萝蔓地,但石上镌刻的“云山不了处”五个大字依稀可见,石刻用双钩篆书书写勾画,字迹遒劲有力,字体工整端庄。
    据首先发现此处摩崖石刻的景区保安时卫明介绍,发现石刻的地点位置隐蔽、人迹罕至。近期,因景区为加强森林防火在山上设置了防火隔离带,清理了隔离带边的藤蔓枯树。自己在巡山过程中,无意发现了此处隔离带边的大石上有斑驳字迹,随即便报告了有关部门。
    发现之初,石刻因年代久远、风蚀雨淋而斑驳不清,仅“云山”两字依稀可辨,经过当天的清理和描摹,字体轮廓清晰,显露出摩崖石刻的本来面貌。
    高新区地方文化研究会会长陆衡表示,该处摩崖石刻位于明赵宧光寒山别业的院墙石垣范围内,且书体、风格与已确切考证的赵宧光“看云起”“山种”等摩崖石刻非常接近,同时符合其赵宧光摩崖石刻不落款的习惯,因此基本可以确定为其笔迹。
    据介绍,赵宧光是明朝著名的书法家、文字学家。万历年间,赵宧光偕妻陆卿隐于寒山,夫妻二人读书稽古,精六书,工诗文,擅书法,尤精篆书,先后著有《寒山蔓草》《寒山帚谈》《寒山志》等一系列著作。同时,赵宧光利用岩石山野的天然景观,自辟岩壑,叠石造园;凿山疏泉,构建小塘;斩榛植松,养木培林;置砖雕木,筑室起屋,建造了寒山别业,在寒山一代留下了很多遗迹。乾隆皇帝曾6次造访此地,留下了40余首寒山诗,足见赵宧光及寒山文化对于后世的影响。
    “如考证属实,今次发现的‘云山不了处’应为赵宧光在白马涧、寒山一代留下的第16处摩崖石刻,离上次发现已经过去了3年。根据石刻的文字意涵及双钩刻画的题刻技法,推测为赵宧光晚年所作。”地方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钦瑞兴表示:“该处摩崖石刻的发现有较高的文史价值,对研究赵宧光和寒山文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当天,文史工作人员对此处遗迹进行现场拓片,以作进一步研究。参与摩崖石刻发现保护的地方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俞小康同时也向社会呼吁,要加强文物保护,偷拓偷描行为将对摩崖石刻产生不可逆的伤害。
    此次“云山不了处”摩崖石刻的发现,将为继续发掘白马涧地区相关悠久历史文化再增添动力。白马涧龙池风景区管理处相关负责人曹锐也表示,将继续做好摩崖石刻的发现与保护,促进地方文化与研学游、文化游的文旅融合。(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