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没想到会这么快!从递诉状到钱落袋,只跑了两趟法院,不到一周即搞定,还不用交诉讼费。”刘某东,一起侵权责任纠纷案件的当事人,作为苏州高新区(虎丘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虎丘法院”)律师调解工作室的首批“体验者”,“方便、高效还实惠”是他给出的高分评价。
    这还不是化解纠纷矛盾的最快速度。在这个设在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的律师调解工作室,有的律师上午拿到案,下午就调解成功,真正实现当事人“走进服务大厅,事情一站办清”。
近年来,虎丘法院坚持和发扬新时代“枫桥经验”,将推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摆在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大局中谋划部署,强化完善“诉源治理”机制,在控制案件增量上做“减法”,在提升审判质效上做“加法”,念好“分、调、合、快”要诀,通过“四手联弹”形成多层次、阶梯式多元纠纷解决体系,让大量矛盾化于萌芽、止于未诉,从源头缓解案多人少矛盾。近三年来,该院作为民事纠纷主要案由的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收案增幅低于10%,劳动争议纠纷收案增幅低于5%,远低于全市法院平均20%以上的收案增幅。
    源头分流,网格化联动
    “老人嫌孩子不孝顺、夫妻间吵架大打出手、噪音、宠物扰民……在我们这个社区里,很多纠纷都是邻里、家庭矛盾,看上去是小事,但搞不好就是不安定的隐患,确实需要法律专业人士介入,毕竟对小区居民来说,法官更具有权威性。”今年7月23日,虎丘法院与苏州科技城(东渚街道)举行“无讼村居”共建签约仪式,活动现场,东渚街道龙惠花苑社区党委书记顾小明与法官面对面建群,“以后心里就有底了,社区的管理工作会更加完善。”
    对法院立案庭负责人顾文娟来说,处理手机里各式各样的微信群信息,已经成为她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有天早上,一位老人来到诉讼服务中心,说要起诉子女。因为上了年纪,腿脚不方便,说话也不利索,我们询问到其家庭住址后,马上通过微信群联系所在社区的网格员,并通过网格员迅速与老人的子女取得联系。”顾文娟表示,当天中午,老人的子女就来到法院,经过法官的释法析理和耐心开解,一时气愤的老人释怀了,情绪激动的子女也意识到平时对父亲的关怀不够,一家人表示会一起努力经营好家庭。
    “目前我们与辖区各个街道、社区都建了交流群,吸纳当地网格员加入,有什么纠纷矛盾的苗头,群里随时交流、及时化解。”据顾文娟介绍,今年上半年,通过这样的“无讼微信工作群”,法院直接解答各乡镇街道法律咨询50余次;为涉及物业、侵权等社区矛盾纠纷的处理提供法律指导20余次;数起赡养纠纷得到快速化解。
    截至目前,虎丘法院在高新区各乡镇“无讼村居”共建率已达到100%“全覆盖”。通过共建平台,加强与基层党委政府的联系,为重大决策提供法律指导,提升基层自我治理能力和矛盾纠纷化解能力。同时,根据当地居民需要,有针对性地定期开展 “无讼村居系列法制讲座”,为群众投资理财、消费维权、物业纠纷等提供法律指导;另一方面,通过乡镇综治网格,也为法官送达、执行等提供了便利,提高了办案效率。
    “以枫桥街道为例,现在社会综合治理走在前面的辖区,已经建立起线上运行平台。下一步,法院准备直接进网,由法官入综治网格,平台直接推送信息。”顾文娟说。
    律师调解,专业化止诉
    “请双方在这份律师调解协议书上签字,法院会进行司法确认,调解协议书便具有法律效力,若不履行可直接向法院申请执行……”7月12日11时,一起道路交通事故赔偿纠纷在诉讼服务中心即得到圆满解决,这也是全市首家驻法院律师调解工作室调解成功的第一案,案件标的15万余元。
    律师江海兵,有一个他引以为耀但没有写在名片上的身份:律师调解员,这个身份能让他拥有像法官一样的权威。“纠纷当事双方只要愿意,就可以通过律师调解工作室迅速、免费调解处理矛盾。”
    担当律师调解员第一个月,他的最快纪录是上午接案、下午结案。“法律上无障碍,政策上有支持,效果上各方都满意,这是三赢。”江海兵说。
    今年7月20日,刘某东一纸诉状将李某告到法院。“一个礼拜前,我骑电动车在非机动车道内行驶,后面的李某因车速太快造成追尾,我的左臂受伤,电动车受损。”据刘某东陈述,报警后,因双方各执一词,且没有明确证据,所以交警对该起事故不做认定,于是他想到走法律程序。
    “收到上述案件材料后,我第一时间联系双方当事人。”律师调解员吴仁卿说,通过接触,我感觉到他们都有调解意向。7月26日上午9时,吴律师组织双方首次到法院进行调解,“主要争议在于事故责任划分及具体赔付金额,对此我采取了‘背对背调解’,劝说双方责任各半承担。”不到一个小时,刘某东与李某在调解协议上签字,并当场完成了2000元赔偿款项的交接。
    这些不大不小的案件成为律师调解工作室高效专业止诉的注脚。
    今年6月28日,偌大的诉讼服务中心里挂起一块新牌子,除了提供导诉、立案、综合服务外,另辟一方区域建立律师调解工作室。三间调解室每个面积20平方米左右,窗明几净、标示清晰、整洁有序,八名执业经验超过五年的律师调解员每周在这里轮值。
    截至8月7日,工作室运行首月的“成绩单”出炉:调解成功20件,涉案标的共计3056731.52元。八名律师调解员7月收案数共计147件,结案35件。其中调解10件、撤诉10件、转立案15件。“个人收案最多30件;调撤成功最多8件。”顾文娟表示,从目前调解成功案件来看,标的金额上百万元到几千元不等,案件类型也涵盖交通事故赔偿纠纷、物业纠纷、知识产权纠纷、民间借贷等多个领域。
    对一些事实清楚适宜通过调解方式化解的矛盾纠纷,法院在立案登记前就主动引导当事人选择律师调解工作室进行调解,她表示,“只要律师调解成功,我们就趁热打铁,争取当场予以司法确认。”让当事人“足不出院”就可完成诉前调解及司法确认等程序,真正做到“一站式”解决纠纷。
    “诉讼费不要出,调解结果法院也认,还不用等几个月的开庭审理时间。”一家物业公司的律师表示,“我们作为原告涉及一系列纠纷,律师调解员逐一和欠费业主沟通,目前5位业主已经主动缴清了物业费,我们也就申请撤诉。”在她看来,专业律师介入调解,大大节省了解决纠纷的时间。
    这种专业化在知识产权案件中更得以体现。“我手上有许多是涉及KTV歌曲版权的知识产权系列案件,此前法院对类似案例作出过判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在调解阶段让双方的心理预期都趋于合理。”尤晶律师是工作室运行首月调解成功案件量最多的调解员,8起纠纷被止于诉前。律师调解员也绝对不是“单打独斗”,既然身在法院,与法官的沟通就需更及时、紧密。
    “遇到一些法律解释或裁判方面很专业性的问题,我们也会及时联系法官,多多沟通请教,或者请法官在诉前介入。”尤晶说。
    法院对于律师调解工作室肯定是“一管到底”,而不是“甩手掌柜”。“律师调解工作的开展是落实坚持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推动从源头上减少诉讼增量的创新举措。”虎丘法院党组书记、院长金玉平指出,法院从律师调解工作室这样“一调多赢”的司法探索入手,旨在提供一个基础稳固、运行顺畅、保障有力的诉讼与非诉衔接平台。目前看来,这些措施不仅把纠纷稳控在基层、消灭于萌芽,也为当事人节省了数量可观的诉讼费、律师费,还带动审判质效、社会满意度和案件压力、案访比形成了“两升两降”的良好态势。
    多方合力,一体化解纷
    “我原以为这类涉及伤残的民事赔偿,没个一年半载很难解决,谁想到这么快就拿到十万元赔偿金。”外来务工青年小陈看着网上传来的交通事故理赔清单和理赔表,很难相信自己没花钱、没跑路,动动手指上上网,就能顺利办结了一起交通事故的索赔。
    小陈的案件背后,是由虎丘法院倡导的“八方联动”道交纠纷“前置处理”机制。通过上线“网上数据一体化处理”系统,法院与公安、调解、鉴定、保险等八方联动,实现在线一键理赔,当日调解、当日领款。调解团队通过“网上数据一体化处理”系统,对道交纠纷先行调解,需要司法确认的,由法官通过该系统在线完成司法确认工作。2018年5月至2019年6月,通过该平台申请调解案件675件,调解成功669件,调解成功率达99.1%,涉案金额达223万元。
    纠纷背后往往矛盾复杂,单独一方力量难以化解,通过携手社会各方力量,虎丘法院实现了纠纷化解数据、人员的流通,编织起多元化解的坚实网络。
    针对劳动争议案件多发的形势,该院与区人社局、公安、司法、工会、信访局等5部门构建“六方联动”工作机制,对区域内的劳动争议隐患提前排查、提前预防;对群体性劳动争议纠纷,适度提前介入,指导工会、信访部门、劳动监察部门平稳、妥善处理;对突发性的劳动争议,建立六部门共同参与的应急处置机制,确保突发重大矛盾纠纷能够依法果断有效处置。通过“六方联动”机制的运行,全区70%以上的劳动争议能在诉前得到化解。
    在行政争议方面,虎丘法院每年与区不动产登记中心续签“双向互协”协议,一方面依法支持行政执法工作开展,预防和减少行政纠纷成讼,另一方面也保障了法院涉及不动产查封、解封等工作及时有效落实。此外,虎丘法院还与苏州贸促会签署《合作备忘录》,委托苏州贸促会对涉外商事案件及其他适合调解的案件进行诉前及诉中调解,形成涉外商事“委托调解”机制,也取得较好效果。
    高效快审,差异化办案
    “我听别人说法院案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结果,没想到调解书刚刚生效被告就履行了全部付款义务。”8月中旬,一起合同纠纷案件的当事人对虎丘法院的“速裁”效率连连点赞。
    今年年初,虎丘法院抽调8个审判团队组建速裁庭,专门审理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民商事案件,并出台《民商事速裁案件审理规则》。
    截至目前,8个团队全部实现一审一助一书的配备。速裁团队坚持“调解为主、快调快审”原则,充分发挥小额诉讼程序、简易程序制度优势,对争议焦点集中、事实证据清楚的简易民事案件在送达诉状副本的同时开展调解工作,调解不成的根据当事人申请适用速裁程序即时进行开庭,在保障当事人充分陈述意见权利的前提下简化诉讼程序,力争一次开庭、当庭结案。经审理发现不适合速裁审理的案件立即移送业务庭,由此形成庭前调解、速裁审理和普通审理“三向递进分流”的模式,实现快审快结。
    2019年上半年,该院速裁庭收案2163件,结案1466件,结案数占民商事案件结案数的46.91%,调撤案件数1006件,调撤率达68.62%。简案快审、繁案精审,诉讼效率大幅提高,诉讼质量也稳固上升。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随着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步入法治化“快车道”,虎丘法院将持续通过深挖自身潜力、巧借外力支持,不断打造矛盾纠纷化解的“升级版”。(虎法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