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22日,江苏省基层政权建设和社区治理工作会议在苏州召开,与会代表实地考察了枫桥街道社区治理创新模式。
    枫桥,位于苏州古城西部,占地34平方公里,1994年撤镇建街道,现有户籍人口6.3万,流动人口23万,总人口近30万。2018年完成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35.5亿元,综合实力位居苏州全市街道(镇、乡)前列。在经济快速发展同时,本地农民“进城上楼”的角色转换、外来人员3倍于本地居民带来的社会压力也与日俱增,特别是社区治理方面,成为了街道“成长的烦恼”。
    近年来,枫桥街道积极探索“中心+社区”社区治理创新、基层党建“一核多元”模式、“N+X”业委会自治管理等社区治理实践,构建了“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制保障”的社区治理新格局。
    厘清边界社区服务中心专心做好“政务”
    “传统社区模式存在小而全、政务居务不分、干部群众不亲、资源利用率不高等弊端。以枫桥街道为例,原有7个社区居委会,150名社区工作人员中竟有108人都被固定在社区一站式服务大厅处理社保、计生、民政等条线事务,往往看着没人来办事了,刚离开大厅去走访居民,投诉信就来了。”枫桥社区管理中心常务副主任唐国华感慨地说。
    2015年,枫桥街道创新探索了“中心+社区”模式,在辖区的东、中、西设立了3个社区服务中心,将行政职能划归社区服务中心,服务职能下沉社区居委会,实现政务、居务分离。街道通过梳理服务清单,社区服务中心能够一站式为辖区居民办理68大类,209小项的政府行政职能。3个社区服务中心的18名全科社工承接了原先社区居委会大厅108名工作人员的业务量,余下90名社区工作人员,全面下沉社区网格,做优做细服务内容。
    枫桥街道还积极探索“互联网+政务服务”体系建设,创新建立“住枫桥”App、“富民增收雷达”等信息管理系统。“我们希望能通过‘一个终端采集、一个平台管理、一个数据共享’建立居民信息证照库,为今后实现多业务证照共享、网上审批办理等奠定基础,最终达到‘让百姓少走路,让数据多跑腿’的政务服务效果。”枫桥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周晓明说。
    党建引领社区居委会扎实开展“居务”
    枫桥街道坚持把加强党的建设贯穿社区治理的始终,把党旗深深扎根在社区管理与社区服务的各个环节和各个方面,通过将党委建到社区,党支部建到小区,党小组建到楼道,党的组织建在网格上,以小区“党社之家”为桥梁,形成以党组织为领导核心,以党员干部为基本力量,社区居委会、业委会、物业公司、专业社会组织、“两代表一委员”和广大群众“多元主体参与、多级网格共推”的“一核多元”模式。
    一方面,90名社区工作人员下沉社区网格后,进一步完善了“社区四级网格”建制,填实了网格人员力量,搭建了一张覆盖全街道的“社区大网格”。街道通过抓网格建设,宣传政府政策,了解居民需求,做优做细服务内容,打通了服务百姓的“最后100米”。
    另一方面,社区居委会鼓励小区内的公职人员、党员干部、代表委员等共同参与小区管理和社区治理,构建了“N+X”业委会自治管理(“N”指按法定比例产生的业主代表,由业主推选;“X”指小区业主中的党代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他们自动生成业主代表资格)。
    “我认为小区要想和谐稳定,业主代表和业委会必须负责任、有担当。而党代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他们是民意代表,带头服务群众,能够在居民自治、小区治理中起到正向引领的作用,实践后我感觉信心满满,这样的互动模式也是我们社区和居民良好关系的纽带。”西津桥社区党委书记顾佩琴在谈到居民自治时,对枫桥“N+X”模式的前景十分看好。
    “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枫桥街道这一系列社会治理模式在创新深化中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2016年第54期省社科院《决策咨询专报》专版刊登了《“枫桥经验”:社区治理模式创新的探索与启示》一文,并得到时任江苏省政府相关分管领导的重要批示。2017年,省民政厅主要领导在实地调研枫桥街道时,也称“这是社会治理的末端的治理创新”。在此次全省基层政权建设和社区治理工作会议上,枫桥街道的社区治理实践经验再次受到多方关注和探讨,得到了来自全省各市民政系统的肯定和认同。(谢德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