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治理如绣花。枫桥,这个面积仅有3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就集聚了近20万流动人口和6.8万本地居民,流动人口是本地人口的3倍多,这些人员流动性强,社会治理难度更大,更需精细。
    近年来,枫桥街道通过“多网合一”,做实做强“三级网格”,织密“四级网格”,实现基层社会治理由政府单一主导,向政府、社区、市场和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大格局转变,着力构筑基层社会综合治理的“升级版”。
    【关键词】三级网格专职化
    将服务管理触角延伸到小区末梢
    今年1月,枫桥街道在白马涧社区正式推行社区三级网格专职化工作。采集小区居民基本信息,向居民宣传低保政策,梳理记录居民民情民意……作为社区三级网格专职化工作者的三级网格长余海菊忙得不亦乐乎。“我的职责就是了解责任片区内400户人家的情况,采集相关信息,及时宣传相关政策,配合社区居委会做一些事……”余海菊对记者说。
    像余海菊这样的社区三级网格专职化的三级网格长,在枫桥街道还有119人。为探索优化社区网格化管理的有效路径,去年以来,枫桥街道在社区将三级网格进行服务外包,交给专业的第三方来做,织密第三级网格,实现管理和服务的专业化。
    据了解,自2004年枫桥街道建立社区以来,就设有四级网格。“我们原来的一级网格有7个,二级网格119个,三级网格178个,四级网格383个。另外其它条线设有文明志愿者16个,计生网格员356个,社保自管小组长25个……,全部人员加起来多达1303人。”枫桥街道社管中心常务副主任唐国华介绍,但10多年来,三、四级网格并没有充分发挥作用,在发现问题、反馈问题、处理问题、上传下达等方面暴露出一些问题,再加之网格员数量众多,服务叠加,权责区分模糊等问题不断出现。
    为避免多重服务、叠加服务,将服务管理触角延伸到小区末梢,枫桥街道深化原有“四级网格”管理体系,重点优化三级、四级网格部署。“我们的做法是在第一级网格,设置7个网格,以社区两委正职为一级网格长,建立第一级网格,指导二级网格长工作;在第二级网格,每小区至少设1个二级网格长,由社区居委会、两委班子领导兼任,同时与社区2-3名工作人员组成二级网格工作组。”唐国华告诉记者,在第三级网格,则以每400户为基准设置一个三级网格长,目前,设立了三级网格长119人,精简原有三级网格人员。“三级网格长,我们采取了服务外包的形式,由第三方公司与录用专职人员,由这些录用的专职人员建立起三级网格,并担任网格长。”
    “这样以来,我们把原来的民政、文明、社保、计生、文体、群防群治等条线的单线工作,统统交给三级网格长来做,有效避免了职能交叉,既精简了人员,又让管理服务更精准,真正实现了社会治理的‘多网合一’”。枫桥街道党工委委员、政法委书记黄志强说。
    在这一系列“组合拳”下,枫桥街道的社区服务管理工作正悄然发生着“裂变”。社区人员底数摸清了,低保户、困难户救济精准了,社情民意掌握及时了,管理服务更有效了……。“过去一个小区到底哪些人生活困难,连社区居委会都搞不大清楚,如今我们通过三级网格长每2-3个月的一次走访,算是基本弄清楚了。”黄志强介绍。
    【关键词】“三集中”模式
    破解流动人口服务管理难题
    每间公寓可以入住4-8人,空调、网络、个人衣柜等设施齐全,配备有双卫生间,24小时供应热水,每幢楼还设有交谊室、烹饪间、电视房等公共空间。同时,还设有工会职工服务中心、图书馆、银行、超市、医务室、健身房等,居住人员可以在集宿区解决绝大部分生活需求。
    这个可容纳了万余名外来务工人员的木桥公寓,是枫桥街道在总结景山公寓集宿区经验的基础上,重点打造的又一个大型的集宿区,实现了“集中居住、集中服务、集中经营”的“三集中”模式,从单一功能的外来务工人员集宿区,变身集服务、管理、生活三大功能为一体的“打工社区”。据了解,在枫桥,工业企业已达1500多家。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在给区域经济发展注入活力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多社会综合治理上的痛点和难点。
    社区通过做强“三级网格”、织密“四级网格”,实现着基层社会治理的精细化管理与服务,那么集宿区怎么办?由此,枫桥街道成立了“民发富民合作社”,探索建设大型集宿区,通过“集中居住、集中服务、集中经营”的“三集中”模式,变集宿区为综合服务管理的“打工社区”。
    在木桥公寓,枫桥街道依托用工企业严格的入住人员信息登记和个人门禁卡发放,集宿区实现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底数清、情况明,为治安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与此同时,设立木桥公寓警务室,派出所、综治、新枫桥人服务登记站、调解、治保等入驻部门联合成立“五位一体”综治办,实现点对点管理服务。从而减少了各类矛盾的发生,破解了分散居住、群租蜗居带来的人员管理难、治安消防隐患多等问题。
    有了刚性的管理,街道层面更充分发挥了柔性服务。2018年起,枫桥街道在社会综合治理中,将木桥、景山列为专属网格,由民发党小组牵头,展开集宿区的共建共享。“未来,街道还计划建立木桥党支部,依托党组织的力量,将木桥公寓内的党员和志愿者们进一步组织起来,发挥党员的带头引领作用,擦亮枫桥特色流动人口管理服务模式这张闪亮名片。”黄志强说。
有效的管理,也带来了积极的效益。数据显示,目前,景山、木桥两个公寓房租年综合收入就达5000万元。枫桥将“管理外来人口、服务辖区企业与本地农民增收”结合了起来,实现了流动人口服务管理的经济、社会双效益,走出了独具枫桥特色的流动人口管理服务模式。
    【关键词】互联网+
    将服务管理更好地送上门
    今年1月17日起,细心的枫桥居民可以看到通过“住枫桥”APP,可以了解更多的信息、政策。“拿出手机扫一扫‘住枫桥’APP,实名认证后,就可以了解与枫桥百姓息息相关的各类政策信息,比如,菜价、垃圾分类等便民服务信息都可在线查询,部分事项还能在线办理,同时,系统还能实现身份识别、活动签到、楼道门禁、小额支付等便民功能。”枫桥街道党政办相关负责人表示。
    经过近一年的开发,去年11月,面向所有新老枫桥人的“住枫桥”APP初具模型并展开内测。这个“住枫桥”APP,积极引导居民参与公益活动、志愿服务,新枫桥人可以实现子女入学积分,老枫桥人可在线上商城进行园林券等实物兑换。
    “其实,枫桥街道有很多热心人,但是找不到渠道去参与。我们开发的‘住枫桥’APP就像是一个线上枢纽,将被动转为主动,可充分调动全民积极性,并使党建实现线上线下联动,让百姓找到组织得实惠。”枫桥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周晓明说。
    据介绍,枫桥人只要想申请成为公益志愿者,可通过“住枫桥”APP在线申请,经过审批,通过的申请者将得到具体公益活动信息,直接参与活动,参加后可得到相应积分。此外,“住枫桥”APP还充分调动了第三方爱心企业的积极参与和支持,形成线上线下的紧密互动。
    “依靠‘大数据库’,可以实现以‘人为中心’来制定政策。比如辖区内孩子从出生到读书的基础信息,可以成为政府进行学校分布等政策的依据。”周晓明说。同时,依托平台,还可进一步对接社会资源、监管辖区企业、对公共服务展开监管、将建立诚信体系融入百姓生活,“更进一步的是,通过信息化手段,可以根据百姓需要,主动送服务上门。”
    大数据、信息化是为了实现更精准地服务,“住枫桥”APP就是通过“互联网+社会治理”“网格+网络”的服务管理模式,推动网格化社会治理与社会治理信息化的深度融合、互为支撑。“未来,‘住枫桥’APP与企业综合监管网、社区网格化信息平台、商贸信息监管网以及一个联动中心平台和幸福增收平台,这些线上平台都将全部汇集起来,建成枫桥社会治理全要素管理平台,实现社会综合治理的线上、线下有效结合,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综合治理新格局。”周晓明说。(杨井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