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浒墅关开发区原农发局副局长、大新村村支书周福男荣膺市“四好离退休干部党员”的称号。这一称号肯定的并非周福男以前的成绩,而是他退休后一手创建起来的晚晴山庄敬老院。踏着春光,我们拜访了这位退休后依旧在发挥余热的老书记。
    荒地上拔地而起一座敬老院
  作为原大新村分管经济的村书记,退休前的周福男曾把大新村经营地得风风火火。
  2005年大动迁,开发区领导说要在阳山边建一个敬老院,为本地区的老人谋福,这个任务自然落到了周福男的头上。“以前开发区从来没有敬老院,我一点也不了解怎么建一个敬老院。”带着焦虑和不安,在2005年最热的日子里,他一个人跑到阳山边看了11次,一边看着眼前这块长满树木的山坡地,一边思索应该怎么做。随后,他一家一家地考察常熟、张家港、吴江等地的敬老院,并最后认定吴江福利中心的模式比较适合阳山。没有设计的经验,他就带着设计师一次次跑到吴江福利中心。
  把一片长满树和野草、布满坟头、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荒地变成敬老院,经历了移走树木、散坟平迁、填平波浪形地面、开山造林等数不清地困难。每一次都被周福男迎刃而解。让他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有一次,正逢2006年天气最热的时候,前一天他有事出门了,回敬老院工地发现工人们没做多少活,甚至都在抱怨“周书记,天气太热了。”周福男心想怎么能被天气打倒呢!第二天早上四点半他就带头到工地做工,利用早上时间多干点活。“尽管是早上,也热到不行,5点到8点三个小时,我的鞋子就全部被汗湿了,都能滴出水来。”那一年的周福男已经62岁了。
  周福男对敬老院里的每寸土地都饱满着感情:“池塘是用山里的石头砌起来的,池塘里的水是我爬山找来的水源……”在这里,每一条路、每一棵树都流有周福男和当年那批创建者的汗水。
    “6位到150位”的飞跃
  2006年10月,敬老院刚开张的时候,里面只有开发区的6位“五保”老人。2007年的时候是10来个,2008年的时候20来个。有些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也住了进来,无形中增加了敬老院的工作量。周福男急了,这么好的环境,没有人住多可惜啊!他和开发区领导一面扩大宣传,让更多的人了解、知道晚晴山庄;一面着力抓好服务水平等软件质量。敬老院招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通过他的亲自面试,他给服务员定了几个条件:一看家庭情况,“家庭条件好的不适合我们这里,需要夫妻双方都工作的那种。”二看人是否勤快,持家有道;三看素质高不高、是不是有礼貌、有没有服务意识等。经过这样的关口培训出来的服务员,各个对老人关怀备至,嘘寒问暖。
    同时,周福男还进一步充实敬老院的硬件环境。为了保障老人住上舒心的暖屋子,他主动把办公室搬到一楼西侧温度最低的房间,作为全院房间的“寒暑表”。 为了让老人在寒冬也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他投资一万多元在餐厅添置了六块悬挂式散热板,让老人感到像在家一样温暖。为了让敬老院的老人们吃出一个好身体,他带领员工和志愿者利用空地种上青菜、大葱等时蔬,利用闲置场地饲养鸡、鸭、羊等家禽,主打绿色牌,倡导食疗优于药疗,如今一些老人也一起帮忙做些简单的农活。去年,一个占地11亩的竹林建成,从此以后老人们可以在竹林里的池塘边喝茶赏景,甚至唱卡拉OK。山清水秀中,老人们的身体愈发健壮起来。现在,敬老院里住着150多位老人,而且床位经常告急。
    以敬老院为家
  正是这样严格的管理和急切地想为老人服务的念头,敬老院的人气渐渐地旺了起来。周福男悬着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他开始积极倡导文化养老理念,主动与阳山街道多个社区的文艺队联系,定期组织老人开展文体娱乐活动,自编自演了一大批老人们喜闻乐见的节目,利用节假日演出,极大的丰富了老人的精神文化生活。
  67岁,正是退休在家享清福的年纪,也是儿孙绕膝、共享天伦的年纪,可是周福男却把时间都献给了敬老院的老人们。他每个月至少有二十多天住在敬老院里,早上做农活,下午到晚上就去看望老人,陪他们聊天。当问起他还会干多久时,周福男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只要有人需要他,只要他的身体条件允许,他会一直做下去,并且会尽全力做到最好。(浒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