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于《中国妇女报》2020年7月8日
    通过高新区妇联的推广和引领,在辖区内的城市和乡村广泛建立妇女议事会制度,把各级妇联执委纳入各类妇女议事平台,调动辖区内各级妇联执委积极履职,参与基层社会治理,最大化地发挥妇联执委的作用。
    妇联执委的作用如何发挥一直是横亘在妇联组织改革发展中的一道难题。如今,这道难题在苏州高新区妇联的破题下得以化解。
    高新区妇联主席范晓晔告诉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通过区妇联的推广和引领,在辖区内的城市和乡村已经广泛建立妇女议事会制度,把各级妇联执委纳入各类妇女议事平台,调动辖区内各级妇联执委积极履职,参与基层社会治理,最大化地发挥了妇联执委的作用。由此,区妇联拓展出了“五必议”“三必报”的特色模式,即议男女平等、议权益维护、议妇女发展、议家风家教、议舆情动态;定期报典型案例、报需求建议、报妇儿舆情;一事一议、要事随议、特事特议,更好地引领、联系、服务妇女群众,充分发掘巾帼力量,倾听妇女群体心声。
    过去,在苏州农村,村民家中宴请时,习惯在村里找一块空地,搭一个简易木板房容纳客人吃饭,这样的宴会场所被称作“木园堂”。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剧,村民搬进了动迁小区,但这种宴客方式却未就此消失,碰到婚丧嫁娶,村民们还是会习惯性地在小区里找块空地搭棚子宴客。小区里的场地有限,一旦搭起“木园堂”,影响他人出行不说,宴客时的临时私拉电线成为社区火灾隐患,宴客后的一地垃圾,也让社区百姓怨声四起。苏州高新区通安镇华通六区就遭遇了这样的社区尖锐矛盾。
    面对这一难题,在苏州高新区妇联指导下,在社区党支部支持下,社区妇联牵头成立了花“伴”妇女议事会,而花“伴”的成员多是各级妇联执委,“因为有了妇女议事会的介入,通过组织开展调研,并与社区妇女代表、巾帼志愿者、楼道长进行座谈,一张问题清单列了出来。”社区妇联干部介绍道。
    有了问题清单,花“伴”议事会的成员们一边外出参观先进社区学习管理经验,一边召开会议群策群力,摸索着制订规范管理的草案,“草案既要考虑到商品房住户对安全和便利性的需求,也要考虑老苏州人的生活习俗。方案初稿一出来,议事会成员就遍访社区居民,征求大家意见,靠着‘铁脚板’和‘说破嘴’,最终才确定了在指定区域内搭建‘木园堂’的居民宴客后,出钱委托物业清理各类垃圾的方案,皆大欢喜。”
    目前,苏州高新区仍存有72个保留村庄,位于最西部的镇湖街道独占35个,是全区涉农村庄最多的,如何激励妇联执委在乡村振兴与建设中发挥作用,尤为关键。2018年年底,为推进三星康居、美丽庭院等创建工作,镇湖街道下辖的石帆村被选作妇女议事试点村,“绣帆”妇女议事会由此成立。
    村妇联执委钟芬芳是“绣帆”妇女议事会里的活跃分子,她的家也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美丽庭院”,因此,她的话妇女群众“听得进去”。
    钟芬芳提议,“绣帆”妇女议事会一定要包含不同社会角色,妇女代表、村妇联代表、村党委代表,并最终推动了“4+X”议事组的形成,即“4”指村妇联执委、村妇女网格员、村女性党员代表、第三方社会组织代表;“X”指其他政治素质高、群众基础好、基本情况熟、热心妇女事业的妇女群众代表。
    2019年7月,“绣帆”妇女议事会召开会议讨论村“美丽庭院”的创建,议事会成员梁京茹觉得“只提概念村民不一定明白,带着大家走走村里几个有亮点的院子,姐妹们就可以快速学习起来。”钟芬芳想得更深一层:“美丽庭院不该仅停留在表面上的整洁与美观,它更应代表一种居住方式和生活习惯,可以各美其美。”
    通过“绣帆”妇女议事会的引导和指导,石帆村家家户户比学赶超,半年不到,就成了远近闻名的“美丽乡村”。至今年2月,“绣帆”妇女议事会已召开了16次会议,议题从开展刺绣工作坊到设立爱心驿站,从推广“美丽庭院”创建到垃圾分类宣教亭选址,有了妇联执委强力加盟,“绣帆”议事会正和当地妇女一起,在助力乡村振兴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茹希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