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栏的话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高新区是科技的聚集地,也是创新的孵化器,关键是看能不能把“高”和“新”两篇文章做实做好。
  自1988年5月10日国务院批准建设我国第一个国家高新区——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中关村科技园区前身)至今,国家高新区历经30多年发展实践,经济实力显著增强,创新驱动发展能力全面提升,成为集聚创新资源和开展创新创业活动的主平台,创新驱动发展的主引擎和主力军。
  从今天起,本版推出“经济聚焦·高新区里见高招”系列报道,带您走进部分高新区,看他们各显高招。
  “高新区管委会的同志上门时,正碰上我们团队愁得一夜没睡。”
  “公司账上就剩4万块钱了,‘高新贷’真的是救命钱。”
  “已经几个月没发工资,要不是‘高新贷’,我们就倒在成功前夜了。”
    ……
    伟信奥图、天逸瑞狮、加拉泰克……这些苏州高新区里的中小科创企业明星,2019年营收额增长都达一倍以上,发展前景一片光明。然而在此之前,这些企业都经历过差点撑不住的时候。为他们雪中送炭的,就是苏州高新区推出的金融新招——“高新贷”。
    保障兜底 助力成长
    “决定命运的一招”
    伟信奥图智能科技公司,2018年8月成立,主要生产与手机检测相关的智能设备。到今天,创始人刘宁博士已经手攥4000多万元的订单。“可当初差一点就倒在起跑线上了。”刘宁感叹。
    刘宁在合肥工大从本科一直读到博士,入职过几家国内外知名企业,年薪能拿到150万元。36岁时,看到两个博士同学创业成功,刘宁也决定换个活法,拉了一个技术团队出来创业,领域是国内领先的3D光学检测设备研发和生产。“当时觉得,‘技术男’搞产业不会那么难。”
    起步挺顺,他获得了苏州高新区国资平台苏高新金控公司300万元种子轮投资。可到了2018年年底,刘宁却发现公司没资金了,成本投入都不够,“我们这样的新公司拿不到客户的定金,只能把产品生产出来后才能销售。”
    刘宁开始还想,没资金就向银行贷呗。到银行一联系,他才发现,自己既没可抵押的固定资产——厂房是从高新区租的,几台电脑、专用工作台也不值几个钱,销售订单也得不到银行的认可。
    “有技术、有订单,可就是没钱启动生产,这才明白了什么叫‘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刘宁和他的创业团队之前通宵不睡为科研,如今通宵讨论为一字——钱!
    正一筹莫展,苏州高新区服务团队的人找上门来,“高新区刚推出一个扶持科技型中小微企业的金融产品,叫‘高新贷’,额度最高500万元,伟信奥图符合条件,可以申请贷款。”
    刘宁说,自己就像快冻僵的人,面前突然摆上一盆暖暖的炭火,“马上就活过来了!”伟信奥图公司的贷款申请交上去,一个月不到,首批250万元贷款就到账了。
    “高新贷”到款两个月内,伟信奥图公司完成了500万元产品的生产交付。看到企业良好的销售业绩,知名投资机构闻讯而来,现已完成800万元的后续股权融资,伟信奥图公司的估值由3000万元提高到了6000万元。
    “科技人才创业,最缺的就是资金保障,人生第一次创业,‘高新贷’成了决定命运的一招!”刘宁感慨。
    灵活调整 消除顾虑
    “关键的一次输血就是续命”
    每月的研发投入、员工工资等运营费要100多万元,而苏州加拉泰克动力有限公司的账上只剩下4万多元。
    节支文章做尽,员工从19人减到11人,之前租来的一栋近4000平方米的厂房退租……前期融资5000万元建成的年产5万套产品的生产线,因是专用线,银行认定不可抵押。
    公司负责人心里清楚,尽管核心产品“三合一电驱动总成”在新能源汽车动力系统领域具有明显技术优势,市场前景广阔,但产品要进入下游车厂,周期还很长。
    然而,当“高新贷”实施主体之一的苏高新金控公司的项目团队赶来对接时,加拉泰克公司却对“高新贷”说了“不”。
    “不是嫌‘高新贷’500万元的额度小,而是对其中有关股份期权的协议条款有顾虑。”因为“高新贷”期权估价,依据的是公司注册资金,加拉泰克公司财务总监陈欣说,“担心会拉低加拉泰克的总估值,顾眼前而毁了长远。”
    针对企业在股份期权上的疑虑,2019年7月,苏州高新区及时调整,出台“高新贷”2.0版,在股份期权上采取更灵活、更容易被企业接受的形式。加拉泰克这次毫不犹豫提出申请,仅20多天,就获得了500万元满额授信。
    时值岁末,记者走进加拉泰克的车间,工人们正有条不紊地进行样机生产。如今,公司的核心产品已获得宝马汽车等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认可和验证,也拿到了吉利、金龙等国内知名车企的订单。陈欣介绍,2019年度,加拉泰克实现销售收入1000万元,2020年已拿到4000万元的生产订单。
    苏高新金控公司总经理周琼芳说,像加拉泰克这样的初创型科技企业,要经历从研发、测试到生产,再到获得客户验证并实现销售一个很长的周期,“很多这样的企业在初创期会面临急需输血的关键时刻,我们看似只给它输了一次血,但它因此就活下来了。”
    “对我们来说,‘高新贷’这关键的一次输血就是续命啊!”加拉泰克公司负责人感叹。
    打破困局 不断升级
    “政府就要干‘雪中送炭’的事”
    这个被中小微科技企业视作“救星”的“高新贷”,究竟怎样在贷款问题上打破“困局”、打通企业与银行间的“梗阻”呢?
    苏州高新区设立1.5亿元的风险资金池,合作银行配套设立30亿元的授信资金池,一旦出现风险全部由政府代偿;银行给企业最高500万元的授信,最多只需承担理论上的利息风险。“企业只要有核心技术、市场前景,都有可能成为‘高新贷’的服务对象,大大降低了这些企业融资的门槛。”因此,“高新贷”推出后,苏州高新区内24家银行全部积极参与。
    但毕竟出现风险是要由政府全部代偿的,谁能保证每次贷款都不走眼呢?万一风险频发,风险资金池里的活水不就越来越少了吗?
    “高新贷”为此设计了一个期权保障。贷给企业的500万元,将根据企业估值获得相应股份期权。这样,即使多数贷款沉没,只要有少数企业成长做大,苏州高新区就会凭期权获得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增值,行权后再注入风险资金池。“政府就要干‘雪中送炭’的事!”苏州高新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高晓东是“高新贷”的主要推动者,他说,“科技创新型企业是高新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政府就要针对种子期、初创期、成长期科技型企业的痛点,创造性解决他们的资金难题。”
    这一点已经被“高新贷”启动一年来的实绩所证实。苏高新金控公司的项目组走访了区内260多家科技型中小微企业,涉及医疗器械、生物医药等高新区重点培育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其中立项80家,有40多家获得审批,获批金额近1.3亿元。
    有企业质疑“股份期权”可能会拉低企业估值,这个问题怎么办?
    “我们在2019年7月及时调整出台了‘高新贷’2.0版,把估值起点从贷前改为贷后下一次风投给企业估值时。现在,我们快要推出3.0版,将采取更灵活、更容易被企业认可的形式。”周琼芳介绍。
    正采访,周琼芳忽然致歉,要着急赶往一家企业对接金融需求,“在‘高新贷’扶持下,我们有信心,一些企业很快会在科创板上市。”说着匆匆而去,留给我们一串姑苏女甜甜的笑。(记者 申琳)

    刊载日期:2020年0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