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苏州高新区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试验通过农业农村部组织的专家评估验收。
  当天,由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副院长张红宇率队的农业农村部评估专家组来到高新区,开展调研评估。高新区是全省唯一承担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试验的地区。经过两年多努力,改革试点已在该区4个乡镇33个村展开,共退出承包地面积23753亩,涉及农户12391户,落实社保资金34亿元,有力地促进了富民增收和新型城镇化。
  专家组一致认为,高新区圆满完成了国家下达的试点目标任务,给予通过评估验收。
  确保农户退得“顺”承包权益有了“变现”价值
  “年纪大了,体力跟不上,不如让会种地的人来种,家里的地退给村集体还能拿到补偿。”近日,78岁的镇湖街道石帆村民陆夫泉面对记者采访,这样解释自己为何自愿选择退地。
  事实上,围绕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高新区这两年已出台一系列政策文件,区分试点对象,因地分类推进,创新“承包地换社保,宅基地换住房”“双地联动”机制等,承担好国家级试点任务。
  作为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苏州承担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改革、重要农产品保险等四项试点改革任务,是承担全国改革试点最多的地区之一。  这当中,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事关农民长远保障,推动农民市民化,关注度极大。
  那么,高新区为何成为全省唯一承担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改革试验的地区?高新区城乡局负责人给出了答案:“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部分农民进了城,在城里有了稳定收入和住处,如何处置自己在农村的承包地,成了现实问题。之所以试点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是因为劳动力非农化转移率高,土地保障功能已经弱化。”
  据悉,高新区土地承包经营流转到村集体和合作社比例达91%,农民对土地的依赖性较小,而城乡一体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户籍制度和社保制度,为农民提供了很好保障。以“到龄后社保养老待遇”为例,如无15年城保缴费年限,只能享受居民养老待遇,目前标准为每月520元,个人分账户选择纳入城保后,则享受城保退休待遇,目前每月最低标准为1095元。
  像陆夫泉家,有7口人,三个子女中两个女儿已出嫁外地,在城市有了稳定的工作。儿子和儿媳是个体户,在镇湖绣品街从事刺绣艺术品运输包装生意,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在种黄桃。“年龄大了,再加上腿已不便,家里的黄桃园没太多精力打理。”如今,老人把两亩多土地退给村集体,承包地换来社会保障,且村集体将有偿退出后土地经营净收益配置给社区股份合作社,以分红形式返还给他。
  像陆夫泉这样的农民,从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国家级试点中尝到了甜头。62岁的钱兴男是通安镇同心村村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后,除了能享受到城镇居民养老保险以及社区型股份分红,还通过为通安农业园提供劳务服务的方式获得收入,相比之前自己承包经营的方式而言,收益不少、风险更小。
  确保农户退得“值”让2万多亩土地资源盘得活
  如今,在高新区,已有退出承包地面积23753亩。那么,退出的土地由谁来经营,怎样经营呢?为了确保农户退得“值”,高新区创新有偿退出土地配置经营体系、优化土地资源配置,进一步提高了土地产出效益。
  该区强化组织领导,加强系统设计,将试点列为全区改革重点工作之一,区城乡部门负责总牵头,区人社、动迁、财政、国土、规划、法制等部门分工协作,成立试点领导小组。试点过程中,聘请苏州城乡一体化改革发展研究院等科研合作单位,为改革试验提供理论指导和支持。
  该区还将退出土地由镇村统一经营管理,解决了土地有偿退出农户后的农业高水平规模经营问题,为家庭农场等经营主体提供新的经营方向。通安镇积极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将退出1.1万亩土地全部由镇村统一经营,培育职业农民,提高本地农民自主创业能力,促进现代农业发展,实现强村富民目标。负责统一运营的通安现代农业园发展有限公司,还积极与大院大所、大型农业生产企业合作,建设以水稻种植为主,高效园艺等为辅的现代生态农业园区,进一步擦亮“通安良仓”农产品区域品牌,推动现代农业转型升级,实现农业高质量发展。
  朱小男是通安镇同心村村民,从事农业生产30多年,是高新区较早一批从事规模经营的专业种植大户之一。随着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试验的深入推进,像朱小男这样的农场主,也可直接从通安现代农业园承包土地,免去了从前需要“一村一户一地”谈承包的麻烦,承包的土地集中成片,加上现代化农业机械设备投入,大大提高了农场的生产经营效率。
  此外,高新区各地也因地制宜探索创新经营路径。浒墅关镇适当引入社会资本,与龙头企业合作,实行产供销一体化,加快农业产业化步伐。东渚街道探索创新农业企业+合作社+农户的模式,发展长巷、新苏、黄区等合作农场,按照“大承包小包干”,发展生态、特色、高效农业。
  确保农户退得“安”“双地退出”为发展添动力
  农民一旦放弃承包经营权,就失去了对土地的依赖,退地农户还能享受到土地的经营收益吗?在高新区,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通过完善“跨期分配机制”、农村社区股份合作社改革,探索退出土地后由农村型向社区型股份合作社转型新路径,确保村集体将有偿退出后土地经营净收益配置给社区股份合作社,以分红形式返还给退地农户,保障农户获取长期稳定的土地收益红利。
  数据显示,去年,该区农村社区股份合作社股金分红达2.2亿元,同比增长18%。其中,4个试点乡镇社区型分红总额近亿元,增幅超过40%。
  单一的经营性土地退出后,农民对宅基地退出意愿开始下降,不利于土地复垦及集约利用。为此,高新区又提出了承包土地与宅基地“双地退出”机制,即承包地换社会保障,宅基地换保障性住房,进一步增强改革试点的动力。
  高新区城乡发展局负责人介绍,根据“区分类型,因地推进”原则,高新区将试点对象分为特色田园村庄农户和非特色田园村庄农户两种类型,因地分类推进试点:特色田园村庄农户自愿放弃土地承包经营权,享受社保。非特色田园村庄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工作与动迁联动,农户拆除农村宅基地房屋,补偿安置,有偿退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享受社会保障。
  困扰这项改革试点的另一难题,是保障所需资金。为此,高新区从全区2017年至2021年的土地拍卖金中提取部分资金,作为推动这项改革的社保专项资金。
  张红宇表示,高新区在试点中尊重农户意愿,使农户无后顾之忧,进一步加快实现了城乡要素平等交换、推动了城乡融合发展开花结果。他认为,高新区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偿退出试验形成了具有鲜明苏州特色的改革模式,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土地生产率,为推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提供了坚强保障。(苏报驻高新区首席记者 周建越 苏报通迅员徐力维)

    刊载日期:2019年07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