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苏州高新区最西边的镇湖,曾由多个渔业村组成。10多年前,这里的路口连红绿灯都没有。如今,渔民早已上岸,10多个自然村庄依旧保持着“家家闺阁架绣绷,妇姑人人习巧针”的民俗。苏绣制作的集群式发展,也让这里被誉为“中国刺绣艺术之乡”。
  在这里,涌现出了姚建萍、卢福英、姚惠芬、梁雪芳、邹英姿等一大批苏绣大师,传承着苏绣的美轮美奂;在这里,已有不计其数的苏绣国礼从小镇走出,去往国外的皇宫、博物馆;8000名绣娘正以传承、创新,发展着苏绣这颗璀璨的东方明珠。
  走出去——
  小镇绣娘纷纷登上世界舞台传苏绣
  这几天,70后绣娘陈红英忙得不可开交,她正在筹划7月初赴德举办“锦绣中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苏绣精品展”。
  “这次千里迢迢办展览,要展出54幅作品。现正在重新装裱,改玻璃为有机玻璃,既可减轻重量又不易打碎。”她带记者边走边看,这些展品均以花鸟、山水、动物为主,灵动的苏绣猫活灵活现。
  “如此大规模的国外个展,我十分珍惜,已确定要在柏林中国文化中心展出一个半月。到时候,我还会在现场表演,将一幅最新绣制的《水墨猫咪》封针并捐赠给德国方面。”陈红英说。
  同样忙碌的还有“绣二代”马怡红,这两天,她正在日本参加苏绣文化交流。她说,带着苏绣“走出去”已成家常便饭。仅去年就参加了意大利米兰HOMI贸易博览会、日本东京时尚展、澳大利亚中国服装服饰展、迪拜贸易展、印度贸易展等。
  据镇湖刺绣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4月,镇湖苏绣《第比利斯长卷》在格鲁吉亚国家文学博物馆参加“中国纤维艺术世界巡展”。10月,镇湖苏绣在马耳他参加“丝绸瓷韵茶花香”江南文化体验工作坊“进校园”。去年,镇湖苏绣还代表苏州非遗文化项目在美国波特兰进行展演,在台湾举办刺绣艺术展览,走进塞浦路斯中国文化节,在阿联酋和印度参加“一带一路”展,在蒙古国国家美术馆、俄罗斯布里亚特国家博物馆等都参加了展览。
  据协会不完全统计,每年镇湖苏绣参与境外交流活动达二三十场。在这些交流活动中,苏绣日益成为一个耀眼的中国符号。
  守住根——
  四世同堂爱刺绣营造浓浓苏绣氛围
  在镇湖,有一条1700米长的绣品街。这里,集聚了450家绣庄绣坊,形成了一条集刺绣设计、生产、装潢和销售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在这里,名人荟萃,有近80位高级工艺美术师。
  记者走进“云裳绣艺”绣庄,30岁刚出头的吴昊僖有些害羞。作为新生代绣娘,在今年中国刺绣艺术节上,她与妈妈徐祥云创作的《厉害了我的国》,捧得“艺博奖—银针杯”金奖,该作品也被陈列在了中国刺绣艺术博物馆。
  协会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她们虽出身苏绣世家,但并不是苏绣名人,但就是这样的普通家庭,对苏绣非常执着。“你可能想象不到,我妈妈今年已58岁了,虽是名普通绣娘,但非常热爱这份事业。就她这个年纪,为提升自己,还在苏州工艺美院攻读大专——是班上年纪最大的一位。”吴昊僖告诉记者。如今,她80岁的外婆还在绣着作品,她6岁多的女儿,还未上小学,就已学会简单的苏绣了。
  吴昊僖非常自豪地拿出手机,向记者展示女儿绣制卡通小熊的画面。没想,她女儿衣服上的卡通小熊,不仅是自己绣的,还是自己画的,绣得非常可爱。手机里还展示了她女儿在围巾上帮着上装饰扣的画面。也许她们不会有苏绣名家那么大的名气,但更代表着当地8000名绣娘的生活状态。她们依然会像苏绣大师们一样,走出国门。
  “2017年,我妈妈绣制了一幅瑞典王室的全家福照片,受到对方的高度称赞。去年,我还与妈妈分别参加了在德国、香港的苏绣联展,受到当地参观者的欢迎。”吴昊僖说。
  争个性——
  创新传承让苏绣进入更多百姓生活
  “这10多年来,要说苏绣最大的变化,就是有了更多的个性化。”镇湖刺绣协会秘书长裘星向记者介绍:“10多年前,你在镇湖展示10位知名绣娘作品,你会发现,她们虽会因不同题材有所区分,但总体绣品风格不会有太大差异。但现在不同了,各知名绣娘都在寻求各自鲜明的个性,或飘逸、或厚重、或简约,今天若叫10位知名绣娘呈送参展作品,我们几乎不看名字,就能一眼认出哪幅作品是哪位大师的。”
  去年,镇湖刺绣以“苏绣让人生更精致”为主旨参加广交会,通过刺绣表演、作品展销、服装走秀,展示了非遗活化的最新潮流,获广交会授予“最具特色品牌奖”。在去年“行走的非遗”中国刺绣创新作品大赛上,来自镇湖的郁勤凭借《依偎》、姚惠琴和姚惠芬凭借《骷髅幻戏图系列》,再次从全国300多名设计师的389件刺绣设计中脱颖而出,斩获创新作品大赛金奖。
  “过去,苏绣都是小家碧玉的样子,高宽各1米的苏绣就是大型苏绣了。现在大型苏绣进入了国家重要场合,像去年我们团队绣制的苏绣《玉兰飘香》作为上海进博会主会场迎宾大厅定制展品,长12.5米、高4.7米,由200人团队奋战100个日夜绣成,这在过去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其中就包含许多工艺突破与创新。”著名苏绣艺术家姚建萍说。
  著名绣娘卢梅红也向记者介绍,10多年来的另一个深刻变化是,过去做件重要苏绣作品,一般只见画作、不见画家。现是既见画作又见画家,有时还搭档多位熟知刺绣艺术语言的画家,共同开拓刺绣的新题材、新技艺。由于众多美术师、设计师的参与,让苏绣走进了更宽广领域。
  在镇湖新生代中,有研究生,有海归,他们更有着强烈的创新意识。记者随意走进几家绣庄,看到“绣二代”的创意作品——将苏绣设计到了手表、钱包、书签,甚至耳机、耳环、项链之中。
  “通过古今相融、打造上下游产业链,我们正实现着古典与现代的结合、传承与创意的融合。未来,我们还将进一步加强对跨界资源的对接与引入,让苏绣更多地融入现代人生活之中,这或许是苏绣传承发展的根本所在。”镇湖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
  记者手记
  “三生融合”促发展
  今天的镇湖,正在打造省级特色小镇——苏绣小镇。苏绣,早已融入了镇湖人的血液。
  据统计,目前镇湖有9063名专兼职苏绣从业者。苏绣小镇建设,也让生活在太湖之畔的绣娘们,越来越享受着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发展态势。
  这两年,太湖大堤、贡山路等骨干道路实现了高效率建成并投用。这里,结合环太湖生态旅游带建设,还在沿线实施了近10万平方米太湖大堤和湿地公园周边景观提升工程,新建及提升了太湖一号房车露营公园、马山游客中心、杵山生态公园等一批环湖特色景点。同时,这里还加大对苏绣人才的培育。去年10月,镇湖通过苏州高新区管委会与苏州工艺美院合作,开出了织绣班,首届将培养50多名大专生,通过校地合作,为培育创新型刺绣人才增添后劲。(苏报驻高新区首席记者 周建越)

    刊载日期:2019年05月30日